第 2 页 - 飞鸟手记 -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,而我已经飞过……

毕业离别时刻,展露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

学校统一组织了毕业典礼和学位授予仪式,那么院系是否再组织一场,其实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难题。从仪式感的角度来讲,是应该再组织一场,但是又考虑到同学们急着离校,尤其是在疫情防控的背景下,所以也就没有组织典礼仪式,而是从实际出发,设置毕业留影的场地,给同学们留下值得纪念的瞬间。当然,由于研究生比较少,所以呢还是为研究生组织了发证仪式。

工作的核心,就是照相的场景设置。毕业季,各种争奇斗艳的展板,早已在楼下搭起了桁架,一些图片、一些文字,热热闹闹,看上去都挺好看,但感觉总是缺了点什么,似乎千篇一律或者说大同小异的场景,很难让毕业的同学们感受到母校送别他们是动真心、用真情的。

这其实是最核心的需求,这个核心需求没有实现,就很难让毕业生感到母校、院系对他们是用心的,而不是走过场的仪式。

查看全文 »

厦门岛上的手机随手拍

7月下旬,去了趟厦门,这是我第一次去厦门。说来惭愧,我之前竟然不知道厦门(主体或者说核心区)是个岛,只知道临海而已。

厦门可玩的地方其实不太多,相比而言沙滩也没有我之前去过的一些城市比如烟台、秦皇岛的沙滩细腻柔软。而且又是正热的季节,厦门比郑州更热,高温也不足以让人旅行足够痛快。

所以,虽然往返路途都加上只有4天时间,主要的地方我们还都是跑到了。其中一天是在鼓浪屿,其他时间就在厦门岛上晃了晃,感觉尚可。

查看全文 »

杀死鸿星尔克,就是泼冷平庸社会里的热血

鸿星尔克捐款5000万、然后爆火出圈的新闻,以及衍生出来的各种段子,这几天已经看得够多了。

我觉得,其实鸿星尔克现在很危险。一个处置不当,鸿星尔克就可能从风口浪尖直接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这个风险,就是“黑稿”,就是民意被黑稿引导。

查看全文 »